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旎旖轩

愿好人一生平安

 
 
 

日志

 
 
关于我

真爱是我们人之间本来就具有的相互吸引亲和力,只有真爱才可以唤醒人们生活的热情,平和人们烦躁的心境,启蒙人们包容的智慧。风影愿启动笨拙的马车,跟着真爱的荣光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从无战文明到GC普世(四)是谁驯服了人们的大同思维  

2016-04-25 06:2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GC普世的话题(暂且说GC吧,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我那篇《普世的困惑》里面是哪一个单词违反了网易的规定)在网络世界里好像是一个很冷门的话题,像修路人博友这样坚持GC普世观点的人虽说也有一些,但是当我真的读完他们所写那些文章的时候,我发现那些文章后面的跟帖实在是少的可怜, 很显然,人们已经不再愿意去谈论这类的问题,尽管这些文章里面的确有许多值得思考人类进步方向的人去借鉴的观点,但是当今时代的绝大多数人已经没有了足够的热情去讨论那些有关我们人类正确的社会方向的问题,也就是说这些仍旧在为我们人类的进步而思考的人已经成为了我们社会文明的孤鸟,这些人以及这些人的文章在我们当今的时代已经很难得到人们的共鸣跟赞许。那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些追求世界大同理想(就用世界大同来代替GC吧,这样会离敏感词远一些)的人会受到如此的冷遇?我想,除了因为人们已经厌烦过去那些大同闹剧的情绪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当今时代中绝大多的人们已经习惯于眼下局限性的安宁跟快乐,也就是说,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只要自己的现实生活距离那些战争、环境毒害所给自己带来伤害的距离足够远,那么,那些有关人类整体命运的事情就跟自己没有什么直接的利害关系,所以在这些人看来,讨论那些问题并没有太大的必要性跟紧迫性。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我们当今时代社会大众普遍存在的一种对公共事业的冷漠心理,事实上,冷漠已经成为了现代人的通病。你看现在人们的生活状态吧,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宁肯把绝大多数的业余时间奉献给某些动物而不愿意用这些时间去跟社会中另外的人去交流,其实这就是人与人之间冷漠关系的一种表象。说到这里,有人会反对风影关于现代人冷漠通病的说法,那么我们就再来看看世界气候大会的现实情况吧,在专门的国际场合中讨论全球共同议题的会议,当首推世界气候大会了,从1979年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第一届世界气候大会,到2015年在法国巴黎召开的地21届世界气候大会,可以说在每一届气候大会的召开前夕,几乎绝大多数的人们都会对大会的最终决议产生热烈的渴望,但是从现实的结果看,每一届的气候大会都是失败的,尤其是2009年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5此缔约方会议,最后所得到的结果完全可以说是一纸空文,那一次的会议也完全可以说是以不欢而散作为一种无奈的结局。那么为什么人们都满怀希望地去做的有关全世界所有人的事情最终都会以失败而告终?当我们仔细的去分析这其中原因的时候,我们发现还是让人们无可无奈和的利益得失问题最终驯服了人们决断大家共同议题的热情,也就是说这些看似人们普遍具有的讨论公共话题的热情其实是一种假象,当人们所要讨论的公共议题跟自己的现实利益相矛盾的时候,人们本来已经酝酿好的那种热情就会瞬间走向消失跟冷漠。

关于大同世界的梦想又何尝不是因为利益观念对人们思维方式的束缚而中不能付诸于现实呢?唐朝诗人杜甫有一句诗说“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是多么让人感动的诗句!但是当今时代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真的做到了让每一个苦难的人都享受到了时代进步的福利了吗?根本就没有,战乱、贫穷依旧是我们当今时代在很多地方展现的不和谐景象。那么为什么在这种已经不需要再为物质利益过分计较的当今时代,我们人类仍旧不能客服自己的利欲心里呢?修路人博友说我们当今时代的社会架构是有问题的,的确是这样,在历届世界气候大会的讨论过程之中,由不同的政府团体来代表各国人民对全球问题的决断权本事就是一个错误,尤其是这些被西方人引以为骄傲的民选政府,他们所能代表的只能是本国人民的短视利益需求,而不会为了全人类的长远福祉去背叛支持他们的选民的那些短视的利益诉求。这是一种恶性的人类自虐现象,在《国家意识是最大的骗局》一文之中,我们认识到国家意识是我们人类自己为自己制造的虚假敌人,也就是说每一个国家的人们都认为,自己国家在全球公共议题的谈判之中让步太多都会造成对方国家增加挤压自己国家生存空间的能力。所以,历届的世界气候大会所渴望制定的节能减排目标都成为了被踢过来又踢过去的皮球,而不能变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政府间行为准则。2016年的巴黎世界气候大会签订了一个让人兴奋的《巴黎协议》但是这个协议同样不能制定出具有法律效力的各国减排目标。那么为什么在气候变暖如此严峻的形势之下,竟然仍然不能达成真正能够付诸于行动的减排目标呢?说到底还是经济利益的问题,每一个国家都不愿意拿出更多的钱或是少挣更多的钱,在每一个国家看来,为了全人类的福祉而损失自己国家的利益不是明智之举。

那么,GC模式又怎样?修路人博友认为只有GC的管理模式才可以从人类社会的整体高度来有效合理的管理并治理、改造我们不合理的社会结构问题,但是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在全世界内推行GC模式?这的确是个问题,在全世界的人们都意识到气候变化已经给我们所有国家造成灾害的当下,我们依旧不能达成改变的妥协方案,那么谁会为已经不被更多人看好的GC模式去妥协呢?


这的确是值得我们所有人去反思的问题,我们不否认时代的进步,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人类文明进步的惨痛经历,也就是说,人类文明的进步是需要死人的,因为只有当人们看到有超越自己心理承受数量的无辜的人因为人们对这些公共事业的冷漠而失去性命的时候,那些仍旧有幸活着的人才会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惊醒他们已经冷漠濒临死亡的灵魂。

我这里但愿在现在即将出现的灾难里死去的人不是你。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