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旎旖轩

愿好人一生平安

 
 
 

日志

 
 
关于我

真爱是我们人之间本来就具有的相互吸引亲和力,只有真爱才可以唤醒人们生活的热情,平和人们烦躁的心境,启蒙人们包容的智慧。风影愿启动笨拙的马车,跟着真爱的荣光前行!

网易考拉推荐

马车慢话 06 我为自己活着(只有自我才能承受自我生命之重)  

2013-12-16 21:4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要点
1如何理解活着的目的跟意义是关于有尊严生存方式的基础问题
2对生活目的跟意义的不同理解注定了不同的人生方式跟结局
3应对外界伤害的心理承受力是我们幸福跟快乐的根基
4强化心理承受力需要改正不良的思维习惯
5我的本质是我的知觉、我的思想以及我的人格        
6只有回归“我”的主体意识我们才有可能认识一切,提高自己

        上一节中我们说有尊严生存方式的开创需要超我智慧的启蒙,但是关于如何才能启蒙人们超我的智慧却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课题,在上一节中我们讨论到启蒙超我智慧的最大障碍是我们人格构成中本能性本我的动物劣根性跟社会性自我的愚顽固执束缚了我们人个体接受超我智慧的能力,关于这一点,几乎我们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的人都生活在这样一种灵魂思维的困境中而不能自拔,说白一点,因为我们本能的对欲望的渴求以及对自我观念意识的情感保护而致使我们丧失兴趣去思考我们本来需要去思考的一些关于我们怎样生存的基础问题,比如我们为什么而活着以及我们为谁而活着的问题,有人说谈论这些问题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从有尊严生存的角度讲,这些问题是我们开创有尊严生存方式所必须要弄明白的基础问题。

我们之所以说关于对生活目的跟意义的解读是是有尊严生存方式必须要弄明白的基础问题,是因为我们人个体对这些问题的下意识理解决定了我们生存的信心跟热情的程度,比如我到底为什么而活着的问题,人们不同的理解直接注定了人们不同的人生方式跟结局。有人说过日子就是过人的,他们乐享于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但是他们不知道生活是自己的,他们的喜怒哀乐同样都是自己的,而当他们把自己的人生方式跟喜怒哀乐都跟子女捆绑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那就是他们在拿自己晚年的幸福跟子女的道德良心豪赌。


这是一个有关心理学的问题,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我们人个体应对抵御外界伤害的心理承受力是检验我们能否抓住幸福跟快乐的标准,但是我们每个人个体抵御外界伤害的心理承受力都是不相同的,我们把非常自立人叫做坚强,而把那些对别人依附感很强的人叫做软弱,那么什么是软弱?软弱就是指我自己应对外界伤害的心理承受力已经不在。我们发现当老人们很自然的把应对外界伤害的保护力量寄托到子女身上的时候,那么他自己对自己的心理保护能力就会架空这种现象叫做心理承受力消失转移。


事实上,心理承受力是我们发现感知快乐与满足的前提条件,只有当我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能够完全抵抗住现实中某些不好的遭遇对我们心理上的冲击伤害以后,那些不好的事情才会变得微乎其微,我们的心情才不会被那些不好的事情拖累,我们才会有更多的时间与心情来享受那些美好的事情,这时你才会感觉到海阔天空的美妙,而不是一直生活在阴云之中而不能看到阳光。

但是,心理承受能力的消失却也是这样的容易,某些理想主义者往往会在不自觉之中掉入某些狂热的理想给自己造成的隐形的心理创伤,有些人会不赞同风影这个观点,他们很奇怪狂热的理想怎么会给自己造成隐性的心理创伤呢?但现实是当我们理想中把某些目标理解为绝对正确的时候,其实我们就会放松了对意外冲击与伤害的警惕,也就是说我们对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免除了部分的责任,也就是说,这时候我们都会认为我们的理想是绝对正确的,而任何的否定都是不可能出现的,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再去承受否定的必要存在,因为我们理想的本身就承受了否定给我们造成伤害的责任,这叫承受力责任外挂。这是很危险的一种心理游戏

事实上,我们一直都被这样一种心理游戏所欺骗。当我们理解为金钱万能的时候,金钱承担了我们的心理承受力责任,有了足够的金钱,我们的心里就感觉很踏实,没有金钱的日子能不能活下去是一回事,关键是我们在心理上承受不起。共产主义信仰依旧是这样,我们刚建国时期的人们心理素质是多么的高啊,但是当共产主义信仰破灭的时候,那些经受过共产主义信念洗礼的人们迅速崩溃堕落,因为他们承受不起拜金主义对他们灵魂的冲击与伤害。对于有极端信仰的人更是如此,在他们的理想中,圣洁世界里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是跟他们一样的遵循圣洁光辉的人,而其他信仰的异民所具有的某些不具备圣洁特征的行为举动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叛逆行为,因此他们对那些异教徒仇恨有加而不敢接近,因为他们在心理上不能承受那些异教徒不可理解的行为方式存在。

同样的,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女身上的老人们承受不起儿女对自己的嫌弃跟疏远,但是现实很无奈,对于我们普通的平民家庭来说,儿女们需要应对的社会负担已经非常沉重,那么如果儿女因为工作上的原因不能床前尽孝怎么办?你管得了儿子就一定能管得了儿媳吗?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啊!西方社会很多人的观念却很务实,他们把抚养子女当成是一种享受,他们收获养育子女期间的快乐,但是他们并没有把自己后半生所有的责任都转嫁到子女身上,这样一种态度反而是一种洒脱,虽说进入暮年的他们有时也会感觉到儿女不在身边的凄凉,但绝对不至于愤怒崩溃,因为他们有这种心理承受能力。

所以我们说强化我们人个体应对外界环境的心理承受力是我们有尊严生存方式所必需的条件,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我们开阔我们的视野,需要我们调整我们观察世界,理解世界的角度,从而发现我们所坚持的某些架空我们心理承受能力的不良思维角度跟习惯,并改正它

比如我们融入生活的角度,一直以来,我们几乎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我们生活的目的跟意义就是承担对家庭、对社会的责任跟义务,我们没有任何的理由说这样一种人生的态度是错误的,但是从有尊严生存的角度来说,最起码,这样一种人生态度是简单的、对自己不负责任的思想束缚。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我们知道任何的负重都是需要力量支撑的,而当我们人理性的自我为自己的人生增加太多负重的时候,其实我们的本我意识在产生反叛,我们会感觉累、我们在某些不经意之间会感觉到我们付出的太多而得到的太少,其实这种心理现象的产生是一种“我”跟“社会家庭”的本末倒置,也就是说在这种思维角度跟习惯之中,我们把“我”当成了“社会”的附属品,当成了必需要从家庭中获得肯定的附属品,而我们所需要的回报往往是不确定的,悲观主义往往就会因此而生。

其实我们不妨改变一下看法把“我”看作是“我”跟“社会”之间的主体存在,这样做就像做一个神奇的魔术。当然做魔术还需要道具,这个道具就是我们定义我们人的本质就是我的知觉、我的思想以及我的人格。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都定义我们人是我们的灵魂跟我们肉体的组合,但是我们现在不能再提到“灵魂”这两个字,因为所谓的灵魂之说很容易被神秘主义所利用,从而被神秘主义延伸为人的灵魂是神灵的奴仆这样一种降低我们人在社会中的主体性的说法。我们说我们人的本质就是我的知觉、我的思想以及我的人格,就是说我们身边的一切都是以“我”为世界的中心而存在的。法国哲学家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我们可以由此而延伸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这个社会中的主体而做的,比如我辛苦赚钱养家是为了我良心的安宁、为了尽到我应尽的责任跟义务,而不能说我赚钱养家是为了获得家人的尊崇、为了获得家庭的回报,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跟完全不同的两种生活态度,在前面一种态度中“我”是一切的主体,“我”那样做还是为了“我自己”,我因为那样做了而获得自我心理上的满足,我的价值跟喜悦在“我自己“这个主题上就会得到彰显。而在后一种态度中“家庭”就变成了主体,因为“我”那样做是为了我的“家庭”,所以我的价值跟喜悦就应该从家庭中得到彰显,也就是“我”是需要家庭回报的,如果家庭没有给我回报,那么“我”的价值跟喜悦就无从满足。

有人说你这是哄死人不偿命的骗术,但是从有尊严生存的角度讲,我们所做的这种主客体位置的替换正是为我们开创有尊严生存方式所做的铺垫跟准备。我们说我的本质里面包括我的人格,在事实上,我的本质的外在表现是通过我的人格来被世界所认识的。在这里我们同样的把我的人格也确立为我跟社会之间的主体,那么我为我树立更好的人格所做的一切都会从我对自己的肯定中得到满足跟喜悦,这绝不是鼓励你孤芳自赏的骗术,事实上如果你真正用这样的人生观点去做了,那么你所树立起来的更好的人格就会从我们的社会中得到很多你所意想不到的收获。

当然从人格的注重方面还不能满足我们选择正确人生方向的条件,我们还需要注重的是我们的知觉这一人的本质存在,因为本我的知觉 是没有经过社会性浸染本能认识原生态,而恰恰在很多时候我们的本能认识反倒是最直接、最正确,因此我们说回归我们本能的知觉认识是检验我们自我思想是否正确的另一个很有价值的参考途径。有句老话说拍拍你自己的良心你就会知道你所做事情是对还是错,这是非常浅显易懂且实用的一种人生智慧,这样一种智慧就像一把打开所有世界真相的钥匙而打开你的慧眼让你看到曾经被别人欺骗了的事实真相。比如宗教里面某些蛊惑你去仇恨的诗句,《圣经》里面有一句咒诅诗说“在敌人的鲜血中洗脚的人是有福的”,事实上很多罪恶的人都是曲解这些经典里面的词句而拿来鼓动自己走向仇恨的,那些残暴的杀害别人性命的人因为信奉了杀害敌人就是荣耀的说法而不敢正视自己的怜悯之心,难道他们杀人的时候就没有一点点下意识的对失去生命的恐惧直觉吗?我们说知觉也是我们人的本质存在,但是我也相信那些被蛊惑的刽子手因为把他们杀人的信念作为了他人生的主体而丧失了感觉自己最本能怜悯知觉的能力。

此我们说我们有必要把我们所关注的一切都回归到自我的主体上来,从自我的角度去感知一切,从自我的知觉上去分析决定我将要所做事的好与坏,从完善自我的人格上理性决定我所要做的事的对与错。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有时间做到谨慎跟睿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揭穿那些所谓真理的画 皮对我们的欺骗,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有时间发现我们本我人格跟自我人格的狭隘性跟劣根性从而启蒙我们超我的智慧


2015年11月15日修改补充于河南新密曲梁镇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